致力于动物营养保健产业化
当前位置:北京农博力尔 > 新闻资讯 > 正文

5月1日过了,养殖业绕不过的话题--有关饲料的这几大法规已经正式实施的!!

来源:    时间:2018/05/04    访问次数:
本文导读:经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批准,GB13078—2017《饲料卫生标准》于2017年10月14日正式发布,2018年5月1日正式实施。该标准是替代GB13078—2001《饲料卫生标准》及其后续关于饲料卫生的各项标准。  旧版中涉及的霉菌毒素种类包括黄曲霉毒素B1、赭曲霉毒素A、玉米赤霉烯酮、T-2毒素、脱氧雪腐镰刀菌烯醇(以下简称呕吐毒素)共五种毒素,新版中除了对五种毒素的限量标准和适用对象做了调整外,还另外增加了伏马毒素(B1+B2)。其中改变最大,同时也是大家最关心的莫过于玉米赤霉烯酮。我
  经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批准,GB13078—2017《饲料卫生标准》于2017年10月14日正式发布,2018年5月1日正式实施。该标准是替代GB13078—2001《饲料卫生标准》及其后续关于饲料卫生的各项标准。   旧版中涉及的霉菌毒素种类包括黄曲霉毒素B1、赭曲霉毒素A、玉米赤霉烯酮、T-2毒素、脱氧雪腐镰刀菌烯醇(以下简称呕吐毒素)共五种毒素,新版中除了对五种毒素的限量标准和适用对象做了调整外,还另外增加了伏马毒素(B1+B2)。其中改变最大,同时也是大家最关心的莫过于玉米赤霉烯酮。我们将结合近几年来的饲料霉菌毒素污染数据来为大家详细解读新饲料卫生法的变化。   黄曲霉毒素B1   旧版中黄曲霉毒素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GB13078—2001   项目产品名称指标   黄曲霉毒素B1允许量(每千克产品中)μg玉米、花生饼(粕)、棉籽饼(粕)、菜籽饼(粕)≤50   豆粕≤30   仔猪配合饲料及浓缩饲料≤10   生长育肥猪、种猪配合饲料及浓缩饲料≤20   肉用仔鸡前期、雏鸡配合饲料及浓缩饲料≤10   肉用仔鸡后期、生长鸡、产蛋鸡配合饲料及浓缩饲料≤20   肉用仔鸭前期、雏鸭配合饲料及浓缩饲料≤10   肉用仔鸭后期、生长鸭、产蛋鸭配合饲料及浓缩饲料≤15   鹌鹑配合饲料及浓缩饲料≤20   奶牛精料补充料≤10   肉牛精料补充料≤50   新版中黄曲霉毒素B1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GB13078—2017   项目产品名称限量试验方法   黄曲霉毒素B1 μg/kg饲料原料玉米加工产品、花生饼(粕)≤50NY/T 2017   植物油脂(玉米油、花生油除外)≤10   玉米油、花生油≤20   其他植物性饲料原料≤30   饲料产品仔猪、雏禽浓缩饲料≤10   肉用仔鸭后期、生长鸭、产蛋鸭浓缩饲料≤15   其他浓缩饲料≤20   犊牛、羔羊精料补充料≤20   泌乳期精料补充料≤10   其他精料补充料≤30   仔猪、雏禽配合饲料≤10   肉用仔鸭后期、生长鸭、产蛋鸭配合饲料≤15   其他配合饲料≤20   新标准中玉米加工产品、花生饼(粕)的限量标准为50ppb,而其他植物性原料的限量标准由50ppb降低至30ppb(包括玉米),增加了植物油脂的限量标准(10-20ppb)。另外增加了犊牛、羔羊精料补充料的限量标准(20ppb),增加了泌乳期精料补充料的限量标准(10ppb),增加了其他配合饲料的限量标准(20ppb)。   新标准中对植物油脂的限量做了要求,玉米和花生本身就是一类较易污染黄曲霉毒素的饲料原料,加工获得的植物油中黄曲霉毒素也易富集。因而相对于而其它不易污染黄曲霉毒素的植物油(如大豆油、棕榈油类的产品),限量标准也是有所区别的。该标准的限量要求直接与食用植物油卫生标准(GB 2716-2005)一致,这体现了国家对饲料安全的重视。从近年来的数据看,一般正规植物油生产企业的产品,出现黄曲霉毒素超标的情况非常少,这主要是因为,植物油中黄曲霉毒素的吸附处理工艺已经非常的成熟,采用常规工艺可以吸附98%以上的黄曲霉毒素B1。然而网络上也偶尔有油脂黄曲霉毒素超标的报道,这主要集中在小型、家庭型榨油厂上,而且主要也是集中在花生油、玉米油上,因而中大型饲料企业也无须过分担心。   仔猪、肉禽的标准并未变化,将奶牛精补料的限量标准划归到泌乳期精料补充料中,这样一来将限量要求直接将扩展到其他动物上,包括泌乳羊、泌乳母猪。取消肉牛精补料的限量标准,直接将其划归到其他精料补充料中,限量标准也由原来的50ppb降为20ppb,可以说是要求更为严格了。   从黄曲霉毒素的限量标准看,新标准中更加详细地划归了各类原料和饲料产品,扩大了限量的品类,进一步保障了动物食品的安全性。   T-2毒素   T-2毒素是一种倍半萜烯化合物,自然界多种农作物致病菌可以产生T-2毒素,其中大多数来自镰孢菌属,如三线镰孢菌、拟枝孢镰孢菌等。霉玉米是T-2毒素的主要来源,如果玉米成熟晚或含水量高,并储存在易受温度影响的谷仓内,在冻、溶的交替过程中,能促进霉菌的生长,并合成该毒素。   旧版中T-2毒素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GB21693—2008 T-2毒素允许量   适用范围允许量/(mg/kg)检验方法   猪配合饲料≤1按GB/T 8381.4—2005执行   禽配合饲料≤1   新版中T-2毒素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项目产品名称限量试验方法   T-2毒素mg/kg植物性饲料原料≤0.5NY/T 2071   猪、禽配合饲料≤0.5   T-2毒素增加了在植物性饲料原料中的限量;将猪配合饲料和禽配合饲料表述为猪、禽配合饲料,而限量标准均降低至0.5ppm。   赭曲霉毒素A   赭曲霉毒素是一组由赭曲霉、疣孢青霉、纯绿青霉及其他几种青霉产生的结构相似的次级代谢产物,其中以赭曲霉毒素A(OTA)的毒性最大。该毒素具有强烈的肾脏毒和肝脏毒,同时该毒素还具有致癌、致畸和致突变性等。生产中的赭曲霉毒素A中毒主要发生在禽与猪上。   旧版中赭曲霉毒素A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GB13078.2—2006   项目适用范围允许量/(μg/kg)   赭曲霉毒素A配合饲料,玉米≤100   新版中赭曲霉毒素A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GB13078—2017   项目适用范围允许量/(μg/kg)   赭曲霉毒素A配合饲料,玉米≤100   赭曲霉毒素A的整体变化不大,仅仅是将玉米扩展为谷物及其加工产品。   目前行业内对T-2毒素、赭曲霉毒素A的研究很多,但主要还是在机理和危害上。而从这两种毒素的调查情况调查来看,污染并不严重。   综合来看,饲料企业倒是无需对饲料中T-2毒素和赭曲霉毒素的超标导致的饲料质量问题而担忧。T-2毒素和赭曲霉毒素的污染风险较低,采取常规的品控方法,就可以有效控制T-2毒素和赭曲霉毒素的超标风险。但是由于T-2毒素本身的毒性非常大,尤其是对于家禽,所以仍然不能掉以轻心。T-2毒素含量为0.4ppm时,能损伤口腔黏膜上皮细胞,引起口腔溃疡,导致肌胃溃疡和腺胃粘膜坏死。当然,能导致以上症状的疾病或营养性因素很多,我们不能一概而论,最好的诊断方案是通过实验室的检测,了解具体的饲料毒素含量。   玉米赤霉烯酮   玉米赤霉烯酮(ZEN)又称F-2毒素,具有类雌激素作用,主要危害动物的生殖系统。主要的产毒菌株为禾谷镰孢菌。玉米、小麦、燕麦和大麦等作物易受到玉米赤霉烯酮污染。猪,尤其是后备母猪对玉米赤霉烯酮毒素最为敏感。   旧版中玉米赤霉烯酮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GB13078.2—2006   项目适用范围允许量/(μg/kg)   玉米赤霉烯酮配合饲料,玉米≤500   新版中玉米赤霉烯酮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GB13078—2017   项目产品名称限量试验方法   玉米赤霉烯酮mg/kg饲料原料玉米及其加工产品(玉米皮、喷浆玉米皮、玉米浆干粉除外)≤0.5NY/T 2071   玉米皮、喷浆玉米皮、玉米浆干粉、玉米酒糟类产品≤1.5   其他植物性饲料原料≤1   饲料产品犊牛、羔羊、泌乳期精料补充料≤0.5   仔猪配合饲料≤0.15   青年母猪配合饲料≤0.1   其他猪配合饲料≤0.25   其他配合饲料≤0.5   玉米赤霉烯酮限量标准的变化非常大,旧的标准中仅仅标注了配合饲料、玉米的限量标准为0.5ppm,而新标准对其进行了非常详细的分类。新标中规定了饲料原料的限量标准,相对于原有标准,可以说有所放宽,如玉米皮玉米酒糟等产品限量放宽至1.5ppm,其他植物性饲料原料放宽至1ppm。但是,饲料产品的限量标准则严格了许多。   原有配合饲料的标准为0.5ppm,而现有标准中,仔猪配合饲料的限量标准为0.15ppb,青年母猪配合饲料的标准为0.1ppm,其他猪配合饲料的标准为0.25ppm,犊牛、羔羊、泌乳期精料补充料和其他配合料的标准不变为0.5ppm。   母猪,尤其是后备母猪对玉米赤霉烯酮的敏感性较高,饲料企业对该毒素尤其关注。原有标准中玉米赤霉烯酮的限量为0.5ppm,而根据目前的实验数据看,玉米赤霉烯酮超过250ppm就会出现母猪的阴户红肿现象,对繁殖性能影响极大,同时,在ZEN含量较低的情况下,也会影响母猪的繁殖性能。所以该标准的制定相较原标准来说更为科学、严谨。   呕吐毒素   旧版中呕吐毒素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GB13078.3—2007 脱氧雪腐镰刀菌烯醇允许量   适用范围允许量(mg/kg)检验方法   猪配合饲料≤1按GB/T 8381.6   犊牛配合饲料≤1   泌乳期动物配合饲料≤1   牛配合饲料≤5   家禽配合饲料≤5   新版中呕吐毒素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项目产品名称限量试验方法   脱氧雪腐镰刀菌烯醇(呕吐毒素)mg/kg饲料原料植物性饲料原料≤5GB/T 30956   饲料产品犊牛、羔羊、泌乳期精料补充料≤1   其他精料补充料≤3   猪配合饲料≤1   其他配合饲料≤3   牛、家禽配合饲料的限量标准由原来的5ppm提升到3ppm,增加了植物性饲料原料,犊牛、羔羊、泌乳期精料补充料和其他精料补充料的限量。   呕吐毒素一直是近年来的饲料行业关注的重点,而且由于近年来的气候异常、赤霉病蔓延等因素的影响,呕吐毒素的污染情况也较为严重。新标准将原标准中牛、家禽配合饲料5ppm的限量标准降低至3ppm,要求更为严格。另外一点很重要的是新标准中规定了植物性饲料原料的限量标准,原有标准中并无这项规定,而根据小编了解到的数据,江苏奥迈的霉菌毒素检测实验室常检测到超过5ppm的DDGS、麦麸、次粉等原料的样品。所以饲料企业、原料供应企业需要格外注意,加大原料的检测力度,降低呕吐毒素超标风险。   伏马毒素   原有的饲料卫生标准中并无伏马毒素限量,新标准中的伏马毒素限量标准见下表。   项目产品名称限量试验方法   伏马毒素(B1+B2)mg/kg饲料原料玉米及其加工产品、玉米酒糟类产品、玉米青贮饲料和玉米秸秆≤60NY/T 1970   饲料产品犊牛、羔羊精料补充料≤20   马、兔精料补充料≤5   其他反刍动物精料补充料≤50   猪浓缩饲料≤5   家禽浓缩饲料≤20   猪、兔、马配合饲料≤5   家禽配合饲料≤20   鱼配合饲料≤10   伏马毒素是最新加上的,原有标准中并无该项,其他国家对该毒素的限量也较少,美国FDA官方要求的伏马毒素限量标准如下:   美国FDA 2005新饲料霉菌毒素标准   伏马毒素5ppm 马   10ppm 猪   50ppm 奶牛、家禽   计算起来咱的限量标准可比欧美要严格多了。   从新标准的限量要求来看,饲料原料的烟曲霉毒素要想超标还真的有点难度(60ppm),除非是霉变非常严重的玉米。马、兔、猪的浓缩料、配合料的限量要求是5ppm。对于猪、兔饲料,企业需要一些特别的关注,主要关注玉米的霉变率,霉变较为严重的玉米应该严格禁用。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点是,新标准中对饲料霉菌总数有了新的要求。玉米、小麦麸、米糠扩展为谷物及其加工产品;将豆饼(粕)、棉籽饼(粕)、菜籽饼(粕)扩展饼粕类饲料原料(发酵产品除外),而且限量值降至4×103 CFU/g。另外增加了乳制品及其加工副产物、其他动物性饲料的限量。最最最重要的是删除了原标准中在配合饲料、浓缩饲料及精料补充料中的限量。这也意味着饲料生产企业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产品会霉菌超标了,但是我们需要额外提醒的是,饲料霉菌超标,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饲料霉菌毒素超标的高风险。   GB13078—2001   霉菌的允许量   (每克产品中)   霉菌总数103个玉米<40GB/T 13092限量饲用:40-100   禁用>100   小麦麸、米糠<40限量饲用:40-80   禁用>80   豆饼(粕)、棉籽饼(粕)、菜籽饼(粕)<50限量饲用:50-100   禁用>100   鱼粉、肉骨粉<20限量饲用:20-50   禁用>50   鸭配合饲料<35   猪、鸡配合饲料   猪、鸡浓缩饲料   奶、肉牛精料补充料<45   新版中霉菌总数的限量标准见下表。   霉菌总数   CFU/g饲料原料谷物及其加工产品<4×104GB/T 13092   饼粕类饲料原料(发酵产品除外)<4×103   乳制品及其加工副产品<1×103   鱼粉<1×104   其他动物源性饲料原料<2×104   一张图看懂新旧标准对饲料中霉菌毒素的限量要求。   喹乙醇等三种兽药5月1日起禁止生产!   2018年5月1日起,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等3种兽药的原料药及各种制剂就被要求停止生产,相关企业的兽药产品批准文号同时注销。而在这最后的时间,各生产厂家基本都在加大喹乙醇的产量,部分厂家甚至人停机不停,此外一部分经销商也在存货。禁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捂住耳目,想当然地做事。   当前兽药行情整体处于弱势,市场需求软,多数产品价格下跌,市场以去库存为主。但有一种产品却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喹乙醇。中国兽药饲料交易中心得到的消息显示,各生产厂家基本都在加大喹乙醇的产量,部分厂家甚至人停机不停,此外一部分经销商也在存货,在当前兽药整体压价去库存的大环境下,喹乙醇却逆势增长,何也?根本原因就是农业部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告第2638号》文。   喹乙醇最后的疯狂   喹乙醇,长期使用,会蓄积在动物体内,诱变细胞染色体畸形,此外还会造成耐药性,给人类身体健康带来潜在危害。这一问题在我国很早就引起了注意,《中国兽药典》(2005版)明确规定,喹乙醇的适用范围。合理使用喹乙醇,对畜牧业具有积极作用;但滥用喹乙醇,则会危害动物和人体健康,影响畜牧业的健康发展。   喹乙醇可提高饲料转化率与瘦肉率,促进动物生长,这一特性使喹乙醇在一些地方被长期违规滥用。2017年3·15曝光之后,喹乙醇等抗菌药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舆论焦点,这也成为喹乙醇等药被禁的一个重要的诱因。   我国是畜牧养殖大国,也是兽用抗菌药生产和使用大国。至今日,兽用抗菌药已在世界各国普遍使用,为畜牧业养殖业的发展做出突出贡献。   喹乙醇在我国被广泛使用,因此,鉴于我国当前养殖业的实际情况,国家实施积极稳妥的退出行动,为喹乙醇等药物的完全退出留了一年的时间来让养殖业适应,也正因为如此,才出现了我们文章开始提到的场景,生产商加班加点赶货,中间商则抓紧存货,即使在当前行情不景气的养殖业,也有一些大中型养殖户在备货,防止以后价格走高。   "禁抗"不只是谈谈   近期,农业农村部公布关于2018-2021年开展兽用抗菌药使用减量化行动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了养殖端减抗和限抗的时间表。另外,药物饲料添加剂可能将在2020年全部退出,饲料端的全面禁抗不再遥远。   此外,国家对于抗生素使用的监管越来越严格。在山东省公布的2017年饲料兽药十大典型案件中,竟有3起是关于喹乙醇的违规使用。其中两起是饲料厂违规使用,一起是养殖场违规添加。   后抗生素时代怎么做值得深思   5月1日是规定的禁产日期,离禁用日期还有一年的时间,即使我们现在产够了未来一年的使用量,那到期之后呢,我们怎么办?   对此中国兽药饲料交易中心分析师王国正认为,用中药兽药代替抗生素类药品不失为一种可靠的解决办法,中药兽药将会成为未来农牧业发展的一大趋势。他说中药兽药兼顾营养和药物的两重性,中药兽药不易在体内形成残留,不易形成耐药性,从而保证动物的品质和人们身体的健康。   他认为当前中药兽药领域还处于起步阶段,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和潜力,前景非常广阔。尤其在当前在禁止使用抗生素的大趋势下,大规模发展中药这种绿色高效的新型兽药,可以解决禽畜体内的抗生素残留问题,保障食品安全,为我们的畜牧养殖业发展提供强大的竞争优势,获得最大经济效益,推动中国畜牧养殖业的健康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告 第2638号   为保障动物产品质量安全,维护公共卫生安全和生态安全,我部组织对喹乙醇预混剂、氨苯胂酸预混剂、洛克沙胂预混剂3种兽药产品开展了风险评估和安全再评价。评价认为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等3种兽药的原料药及各种制剂可能对动物产品质量安全、公共卫生安全和生态安全存在风险隐患。根据《兽药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我部决定停止在食品动物中使用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等3种兽药。现将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一、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我部停止受理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等3种兽药的原料药及各种制剂兽药产品批准文号的申请。   二、自2018年5月1日起,停止生产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等3种兽药的原料药及各种制剂,相关企业的兽药产品批准文号同时注销。2018年4月30日前生产的产品,可在2019年4月30日前流通使用。   三、自2019年5月1日起,停止经营、使用喹乙醇、氨苯胂酸、洛克沙胂等3种兽药的原料药及各种制剂。   农业部   2018年1月11日